黑眼圈

贪看梅花过野桥

表弟有亲生的么?
当然有啊,还是一母同胞的亲表弟呢我奇怪的笑点呀

就在刚才经历了本周最尴尬的时刻。我送妹妹出门,在门口遇到一位热情的长辈,她儿子刚接了个奔驰敞篷,非要我上去感受下。她下车不由分说把我推进后座,我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于是我穿着睡裙拖鞋蓬着头一路捂着脸,遇到红绿灯时恨不能隐身在后座的阴影中。💀💀💀

我有个姐姐对我说,她特别讨厌有人表示喜欢她,即使她也曾对对方有好感。但是当对方向她示好或者表白时,她就十分讨厌抗拒,希望对方消失于自己的生活。
我倒是没别扭到这种程度。
我一向喜欢在正常关系里找糖吃,从他们的言谈举止行为习惯里找寻他们心里有彼此的证据。
但是打着社会主义兄弟情旗号结果眼角眉梢无一不流露出暧昧的这种耽美剧我反倒没什么兴趣,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郭长城糟糕的演技让我兴趣全无。
还有我真心觉得小卷发小胡子这种造型一般人撑不起来,王泷正是我见过这么多同款造型里头最好看的。因为他的眼睛是真好看,眼尾的妩媚与他那张糙汉脸有种奇妙的融合感,再加上他的发型和胡子,居然冲撞出一种非常艳丽非常野性又非常硬朗的性感来。另一个让我有这种感觉的是演员是宁静。这两人的眼睛都非常好看了。

真他妈恶心
要年迈的奶奶每天顶着高温烈日来回走一个钟头去自己没人住的院子里浇水喂狗
然后在朋友圈说自己出门二十天家里菜居然长这么好
好你妹啊,那么好是因为你奶奶每天顶着35度高温往返的结果好么
他老婆真是厉害,小小年纪千里迢迢嫁给他做人后妈,每天起早贪黑,吃苦耐劳的劲头连我这个男方亲戚都动容。现在又一个人远赴他乡打工赚钱还债,前几天刚回来还了一部分又匆匆离开。

我的妈
终于等到这个问题了
就跟我和你妈掉河里你先救谁一样!!!

江烁终于见到秦一恒啦
撒花
希望开始吓人的部分呀

正在看一部灵异小说
前期给我的感觉很直男
结果越看越不对
男主一不停寻找男主二
各种冒险各种豁命还吃骨灰
只为想知道对方是不是纯利用自己或是怎样?
大哥你有钱有房还穿意大利手工皮鞋就去开始新生活吧
不要再一棵树上吊死呀
我真的只想看恐怖的鬼故事

断章

    手机响时关宏宇还在睡觉。

    前晚有个朋友过生日,他跟几个人喝到凌晨三四点才散摊。此时才睡了没多久,他窝在枕头底下指望铃声自动停了。不料打电话的人异常执着,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他只好伸手从床头柜上摸起了手机。

   手机那头的哥们几句话就让他的酒劲散了大半。那人说半夜宏安码头发生了枪战,死了个警察,好像是你哥他们支队的。

    关宏宇赶紧给他哥打电话,他哥手机关机。他哥手机一向24小时开机。他不禁有些着慌,胡乱披了件衣服就往长丰支队赶。

    才早上六点多,长丰支队的警车都还没出去,满满的停了一院。关宏宇一路冲到二楼,刚上楼梯就听见有个大嗓门在咆哮。

  “...逮自己人就他妈跑这么快,增援的时候是先回家奶孩子了么?这帮孙贼!”

    关宏宇推门进去的时候,周巡咬牙切齿的尾音还没落地,一个照面看见关宏宇,脸上先是露出点笑模样,随即又垮了下去。

 “关...宏宇呀,你怎么过来了?”

 “我哥呢?”关宏宇可没功夫看他演川剧。

 “你哥他...”周巡犹豫了一下,“我们这有纪律不能透露”。

  “哦,现在想起纪律啦?”地上站起个人来,是队里的法医高亚楠,手里还拿着一摞文件,之前应该是蹲在地上捡东西。

   高亚楠几步踱到周巡面前,“你嚎得二里地外都能听见了,纪得是哪门 子律?你要撒泼上市局去,别在这摔东西!”说罢将手里的东西拍在周巡胸口。

    周巡被她的气势所慑,下意识抱住文件没再吭声。

高亚楠转身对着关宏宇倒是心平气和,“你哥被纪检科的人叫去谈话了,不过是走个程序,没多大事别太担心。”

    关宏宇担心的本来也不是什么纪检调查,左右他哥性命无虞,也不像重伤不起的样子,总算放下心来。这一屋子的人除了周巡外都看起来情绪低沉,不过他一个外人也不好瞎打听,跟高亚楠倒了谢便告辞离开。

    关宏峰回过电话来已是几天后。

    这几日网上倒是有不少关于码头枪战的消息,一个个玄乎的跟亲临现场一般。最后公安部门出了个案情通告,只说某某日某某地某某支队与犯罪分子发生交火,死伤犯罪分子几人,死伤警务人员几人,案件正在进一步侦破云云。

     关宏峰向来不跟关宏宇讨论手头上的案件,且惜字如金,一分多钟交代了两件事,一他没事,二他搬家了。关宏宇抢在他挂电话前问了一句,“你没挂彩吧?”

  “呃”关宏峰停顿了一下,“没多大事。”

得,肯定伤得不轻。关宏宇挂了电话在心里默默吐槽。他太了解他亲哥的脾性了,从小他有一分痛能叫嚷到十分,而那一位正好相反,不去看下还真不放心。

     关宏宇对管事的工头交代了几句,到仓库里搬了两箱水果放进后备箱,一脚油门朝他哥刚说得地址去了。

    关宏宇是真没想到他哥会搬家,还以为他要为工作奉献终生一辈子住在支队宿舍呢。不过说起来他哥住宿舍这事,跟他还有些干系。

    那时关妈缠绵病榻家里正需要钱,关宏宇又被武警部队开除,也没个正经营生,指望关宏峰那点死工资是不成了。干脆一咬牙跟着人干了些投机倒把的买卖,好死不死撞在了关宏峰手里。两个人是吵也吵过,打也打过,都觉着自己占理。

    等到关妈去世后,关宏宇也琢磨着走回正道。他看准了物流这行有发展潜力,想盘下个仓库买辆货车跑物流,奈何钱不凑手。

      正一筹莫展之际,恰逢他们家那片拆迁。因不是什么紧要地段,赔偿的钱也有限,关宏峰又找同事借了点,凑了个整数给关宏宇启动,自己则卷起铺盖搬进了支队宿舍。

     创业的艰辛不必细说,总之几年后关宏宇苦尽甘来。他拿钱给他哥未果,又筹谋着在物流公司和支队中间地段买套房子给俩人再安个家,结果又被拒绝。他哥说住宿舍挺好,钱就留着自己结婚用吧。几次三番被拒后,关宏宇终于认定他哥怕是要老死在支队宿舍了。

     没曾想他哥居然悄没声息的搬了家,还是个离支队不近的地方,这一点就让关宏宇非常好奇了。

     按着地址找到地方,关宏宇搬着箱子腾不出手敲门,干脆抬脚在门上磕了磕。

    “来了来了”隔着门都能听到有个人咣咣咣往门边跑,门一开,露出周巡的笑脸。

    “宏宇呀,来得够快的嘿。你看你来就来吧还提什么东西?”周巡一边嘚啵得一边伸手接过箱子把关宏宇让进门,自己跟在后头吆喝,“关队你看谁来啦?”

      俨然半个主人。关宏宇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边走边打量这件屋子。

      户型不大,只是简单装修过,也没什么家具,简单地摆着沙发、茶几、书桌和床。成摞的书还没拆开,靠墙堆放着。行李箱打开扔在床边,关宏峰正弯腰从里头把衣服拿出来抖擞开挂进壁柜里,见到关宏宇进来也没什么特别的表示。

      关宏宇倒是大吃一惊,他哥脸上横着缠了一圈纱布,没裹纱布的地方还露着擦伤和瘀青。

   “怎么这么严重?”关宏宇伸手想去捧他哥的脸,结果半道被他哥用胳膊隔开。 

  “ 没多大事...”

  “行啊,在您这只要脑袋没掉都不算大事。”关宏宇顺手揪过他哥手里的衣服,泄愤似地使劲抖。

    周巡在厨房里放好箱子出来,瞧见两人都堵衣柜门前,忙不迭地嚷道,“关队,你就歇着吧,这些活我来干。”

     许是前几日在枪战中受了些伤,关宏峰是真有些疲累,走到沙发前坐下,也不知想到什么,神情有些愣怔。

     周巡看起来有些担心可也没再开口说话,他动手归置地上的东西。关宏宇跟他比赛似得也开始干活,拖地、抹桌、擦窗。两人一句话没有,暗自较劲,干起活来竟挺有效率,一会儿功夫就把房间收拾妥当。

    关宏峰还是之前的样子,靠在沙发上发呆。

    关宏宇只在父母去世时看见他哥露出这般神情,对他哥三分的怨变作七分的心疼。他想开口问问他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却又不惯当着外人说这些,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其实他能猜到即使问了他哥也是用公安纪律来搪塞。

    最终关宏宇也没问出口。他跟周巡被他哥一起打包送出了门。周巡还说要去给他哥带外卖,也被无情拒绝。

  “咬不成东西,我在家熬粥好了。”

     关宏宇在他哥跟前吃瘪无数次,今天终于得见周巡落得与自己同一下场,颇有些五十步笑百步的快意。

  “宏宇,你哥他不容易”一出门,周巡就点了两根烟,递给关宏宇一根,自己夹起一根狠吸一口,“你哥有他的苦衷,有些事我们不能告诉你,你得多体谅他。”

    周巡是经历过关家兄弟干架的,遇上关宏宇犯混,他也曾挡在关宏峰面前动过手。这几年兄弟俩的关系有所缓和,他跟关宏宇反倒尴尬起来,他有心找补,奈何关宏宇从不接茬,像今天这样接过烟去安静听自己说话还是头一回。

   “现在就不错嘛,踏踏实实往正路上走,也让你哥少操点心。”

说话时已走出楼道,关宏宇掐灭烟头就手一抛,头也不回的上车走了。留下周巡一人夹着烟愣在原地,半响才反应过来,“这臭小子...”

    大概是刺头彼此相斥的缘故,关宏宇挺烦周巡,尤其烦他一口一个“你哥”怎么怎么样。

     我哥怎么样还用你告诉我?关宏宇一边腹诽一边看后视镜,等看到周巡暴跳如雷心里一阵暗爽,过会又觉得自己挺没劲。

     过去的事早翻篇了。关宏宇只是不忿他哥对着自己守口如瓶的性子,就算事关工作要守纪律,受这么的伤总该告诉他一声吧?可他这亲哥对着他像是按字计费,多余话一点没有。

    真是越想越意兴阑珊,就连朋友们打电话约他去酒吧哈皮也提不起精神来。

     朋友们钻进舞池找乐子,他懒洋洋地握着酒杯窝在沙发里不想起身,远远地看着舞池里群魔乱舞的人群发呆。

忽然人群喧闹了起来,几个人争吵的声音在音乐停顿的间隙传了过来。

     几个小流氓拦住了一个女孩言语轻佻,女孩一时气急想去扇对方,结果被拽住了手。

    正僵持的时候,关宏宇挤开人群一把攥在了那小流氓手腕上,手下一使力,对方就痛得撒了手。

    几个小流氓一拥而上,被关宏宇三拳两脚打翻在地,身后的女孩也没闲着,抡起带铆钉的小坤包当流星锤使,也击中了一个企图从背后偷袭关宏宇的小流氓。

   “真没看出来你出手这么稳准狠。”结束战斗后关宏宇才发现这女孩还是个熟人,长丰支队支队的法医高亚楠。“倒真有人民警察的风范。”

     高亚楠被搅了兴致,关宏宇正好也觉着无聊,干脆开车送她回家。

     关宏宇就见过高亚楠几面,印象中她不是穿制服就是白大褂,白白净净冷冷冰冰,冰封的气质倒跟他哥有几分相似。

    没想到今晚的她穿着小吊带超短热裤,露出精致的锁骨跟纤秾合度的大腿,整个人青春活力,充满蓬勃的生命力。

   “高亚楠”关宏宇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你下次再这么穿...”

    “是想劝我穿得严实点么?”高亚楠出声打断他,语速飞快,像极了她在办公室怼周巡的样子,“非常感谢你今晚帮我,但这并不代表你能对我的穿着指手画脚。”

   “嗨,你想哪去了。”关宏宇也不着急,说起话来慢悠悠。

   “喜欢什么就穿什么呗,这是你的自由,我真没觉得你需要裹得严严实实的。那帮烂仔向你动手,那是他们以为你好欺负,才不是因为你穿了什么。”

   “我刚才的意思是”关宏宇看了一眼高亚楠,“你下次再穿这么漂亮去酒吧,可不可以带上我?”

   “跟你这么靓的女生出去玩倍有面子”

    “讨厌”

      高亚楠的眼睛里盛满了笑意。


下乡的时候遇到有户人家生有一对双胞胎女儿。
姐妹俩的奖状贴了一墙,我发现两人的名字里都有hong,一个“鸿”一个“泓”,我说挺特别呀,女孩的父亲很开心的说是翻了好久字典才取的呢。
这两个女儿在父亲心里都是独一无二的小公主。

突然有个问题
老关是如何做到摘警帽时发型不乱的呢?
他的头发仍保持了向上的态势不见丝毫下榻
那么拉轰的头发在警帽里是如何存在的呢?
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