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

贪看梅花过野桥

失眠的影响巨大,近来常常有不如死了的想法。


今天份的迷惑

开会时右手边坐了位带着两岁女儿来参会的年轻妈妈,母女俩一人一个手机,女儿外放看动画片,母亲忙着跟邻座说笑。领导在台上讲话会场还响着动画片的声音和女儿的哭闹声。我掏出耳机给了她们,于是小姑娘咬着耳机线继续哼唧。前座的大姐递过来几块糖期待安抚她,结果只能安静几分钟。

此起彼伏的手机铃声就不提了,最夸张的是一个十分响亮的支付宝到账提醒,整个会场终于绷不住哄堂大笑。领导在台上镇定自若。

左手边的两位姑娘时不时凑在一起小声交谈,时不时举着手机环绕四周拍小视频。


我老公之前给花三四百块钱买了台显微镜,说是给孩子培养科学兴趣。

然后今晚他用来研究他的小蝌蚪,在显微镜下看了两个小时。


上次说了同事的姑姑,想起大学室友同学的姑姑。

她姑姑本来十分正常的贵妇,某一天突然疯癫,不识人,连亲生父母都大嘴巴子地抽。求医无果,疯癫了一段时间,突然就自行恢复正常,同时获得了神通,成了仙姑,很多人找她寻求指点。若说是骗钱也不成立,因为她家族有个大厂在省内有名,夫妇二人持有股份,且在企业内任高层,家底颇丰。


        昨天跟同事聊天,话题扯到灵异事件上来,同事讲了他十多年前上大学的经历。

       当时同事有个室友在校外租房子住,某日清晨去探望时,敲门不应,扒窗户看见人躺在床上,破门进去后人已经不行了,死因为煤气中毒。他跟同学忙活到凌晨才回去,闭上眼睛总觉得室友站在床头看他。

      次日室友的姑姑从外地赶来料理后事,同事带路领去了租住地。一行人尚未进门,室友姑姑就说了句这个地方吃男人。等见了房东一打听,房东的丈夫儿子女婿相继离世,留下房东和女儿一起生活。


表弟有亲生的么?
当然有啊,还是一母同胞的亲表弟呢我奇怪的笑点呀

就在刚才经历了本周最尴尬的时刻。我送妹妹出门,在门口遇到一位热情的长辈,她儿子刚接了个奔驰敞篷,非要我上去感受下。她下车不由分说把我推进后座,我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于是我穿着睡裙拖鞋蓬着头一路捂着脸,遇到红绿灯时恨不能隐身在后座的阴影中。💀💀💀

我有个姐姐对我说,她特别讨厌有人表示喜欢她,即使她也曾对对方有好感。但是当对方向她示好或者表白时,她就十分讨厌抗拒,希望对方消失于自己的生活。
我倒是没别扭到这种程度。
我一向喜欢在正常关系里找糖吃,从他们的言谈举止行为习惯里找寻他们心里有彼此的证据。
但是打着社会主义兄弟情旗号结果眼角眉梢无一不流露出暧昧的这种耽美剧我反倒没什么兴趣,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郭长城糟糕的演技让我兴趣全无。
还有我真心觉得小卷发小胡子这种造型一般人撑不起来,王泷正是我见过这么多同款造型里头最好看的。因为他的眼睛是真好看,眼尾的妩媚与他那张糙汉脸有种奇妙的融合感,再加上他的发型和胡子,居然冲撞出一种非常艳丽非常野性又非常硬朗的性感来。另一个让我有这种感觉的是演员是宁静。这两人的眼睛都非常好看了。

真他妈恶心
要年迈的奶奶每天顶着高温烈日来回走一个钟头去自己没人住的院子里浇水喂狗
然后在朋友圈说自己出门二十天家里菜居然长这么好
好你妹啊,那么好是因为你奶奶每天顶着35度高温往返的结果好么
他老婆真是厉害,小小年纪千里迢迢嫁给他做人后妈,每天起早贪黑,吃苦耐劳的劲头连我这个男方亲戚都动容。现在又一个人远赴他乡打工赚钱还债,前几天刚回来还了一部分又匆匆离开。

我的妈
终于等到这个问题了
就跟我和你妈掉河里你先救谁一样!!!